天外飞沙――探秘“天漠”形成之谜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卡酷

      一个面积只有1300亩的袖珍版微型“沙漠”,界限分明地兀立在河北怀来县官厅水库西南侧。沙漠的四周,虽只相隔咫尺,却是普通农田,方圆数百公里之内也绝无任何“同伴”。因为它距离北京仅有70公里之遥,着实引起阵阵恐慌,进而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

        来自网络的报道说:茫茫沙尘自天空降下,遮天蔽日,大风过去,沙尘落地,形成沙堆,慢慢地沙丘越来越大,十多年来,每年降沙量达数万吨,竟形成了千余亩的大沙漠。人们称这种怪异的自然现象为“天漠”。目前,“天漠”的移动速度是很惊人的。20世纪70年代初,天漠只有7米多高,每年向东移动1~2米,近年来,沙丘越来越大,最高已达20多米,平均每年向东移动4~5米。

        另一个版本的报道说:天漠四周几百公里内不见沙源,每年有数万吨金黄色的细沙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飘落在这里。

        这些颇具煽动力的报道是某些人招徕游客的惯用招数,还是确有其事?天漠真的是仅仅在短短的十几年中就扩大了若干倍,还是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甚至是缩小了?它对北京的“威胁”是不是已迫在眉睫?

        

        众说纷纭的天漠成因

        

        对于天漠的成因,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归纳起来主要有这样几种说法:

        风沙形成说:许多专业人士推断,这些沙子是被大风从内蒙古的大沙漠里带过来的,或说沙源来自宁夏的大沙漠,由于这里是“风口”,又由于南面的军都山的屏障作用,沙子便降落下来,形成天漠。

        经考察发现,在天漠西北方向,两山之间确有一个“风口”,但这个“风口”目测宽度在50公里左右,风沙如果从这个“风口”进入又被阻挡落下,至少应该覆盖接近50公里的宽度,而“天漠”的宽度不过数百米。它是怎样集中在这样一个狭窄的地段上的呢?没有人能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明这个现象。

        过度放牧、开垦说:很多人把沙漠的成因归因于人类对生态的破坏,过度开垦、放牧。但我们考察发现,在天漠周围,四处都是茂密的果树和林木,甚至天漠内也有人栽树,种植植被,采取了种种防沙护沙措施。人们既没过度开垦,更没过度放牧,反而是像保护掌上明珠一般。看来,此说在天漠是派不上用场的。

        风化成沙说:有人认为,沙漠里所有的沙子都是从附近的山上风化而来的,“天漠”是不是也是从附近的山上“风化”而来的呢?实地考察发现,天漠附近的山几乎都被浓密的树林遮盖,看不出明显风化的痕迹。即使发生了一些风化,仍不能解释为什么风化后沙子都一呼百应成群结队地跑到天漠中来“赶集”。

        电磁成因说:这原本是笔者极为赞同的一种观点。自然界存在四种基本作用力:电磁力、引力、强核力、弱核力。强核力与弱核力只在原子核内起作用,引力又很微弱,所以如果确实存在网络上描述的现象,起作用的只能是电磁力。

        因此笔者判断,可能在天漠地底下存在较强的地电流分布,形成较强的电磁场,当这个强电磁场与风沙中带电的沙尘发生电磁感应时,就可能把沙子吸引到天漠中来。为了验证这个想法,我们特地购买了一台“电磁场测试仪”,并对天漠进行了多次测量,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笔者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后来通过对村民的采访了解到,网络上那些精彩的描写,不过是人们的“妙笔生花”罢了,事实并不存在什么“每年有数万吨黄沙从天而降,不偏不倚降落在天漠上”这样的现象。天漠并没有迅速增大,甚至还缩小了。人们之所以认为天漠快速长大,除了制造奇闻吸引眼球招徕游人的考虑,主要是因为风的作用,把原来圆形的沙丘拉长了,面积加大了,而实际的储沙量可能并没有明显增加。

        那么天漠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制造出了“天漠”?

        

        天漠确系“天上来沙”

        

        我们发现,天漠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它“界限分明”,在天漠四周,有一个清晰可辨的轮廓线,离开这个轮廓线哪怕咫尺之遥,马上就是普通的农田。而且在天漠的东部,已有一部分沙子被运走作为建筑用沙,裸露的地面与堆积的沙子也有一个截然的分界线,地面是由紫黑色的粗沙砾构成,与天漠积沙迥然不同。这表明,天漠里的沙子是从地面上堆积起来的,与底下的土地不成一体。

        对临近天漠的军都山北面山坡上的一片积沙的分析,发现了同样的现象:山上的积沙同样是界限分明的,有一个清晰的轮廓线,轮廓线之内整个布满了沙子,迈出轮廓线,马上不见沙子的踪影,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尤其能说明问题的是,处在轮廓线之内的两个紧挨着的小山包,无论是前后左右和顶上都盖满了沙子,而处在轮廓线边缘的地方,左侧的山头沙子覆盖在山坡的右面,右侧的山头沙子则覆盖在山坡的左部,另一侧则干干净净没有沙子,这些沙子全在轮廓线以内。这显然不是风吹而导致的。那么什么样的情况能导致这样的现象呢?显然,只有沙子从天空垂直降落,才能造成这样的景象。

        因为曾经对沙漠起源和沙尘暴成因做过比较深入的研究,熟悉相关的知识背景和历史记载,笔者意识到,只有“雨沙”,才能造成这样奇特的天漠!于是笔者推测:极有可能的是,不知在什么年代,在天漠地区发生了一次“雨沙”事件,大量的黄沙从天而降,堆积而成天漠,有一部分降落在了军都山北面的山坡上。天漠周围的那些“暗沙”以及怀来境内四处可见的沙地,都可能是这次“雨沙”事件的结果。

        为了验证这个猜测,我们马上查阅了有关资料,果然发现了与天漠形成有关的“雨沙”的历史记载。这个发现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让我们坚定了对这一认识的信心。

        其中光绪《顺天府志》载:“元元统四年夏四月昌平大雨红沙,昼晦。”这让我们眼前一亮:昌平正是与天漠所在的怀来县接壤的,而且天漠距离昌平现在的辖区很近,仅有十几公里。根据我们对天漠特征和军都山积沙特征的分析,基本上可以断定,正是那次发生在公元1336年夏四月的“大雨红沙”事件导致了天漠的形成。“大雨红沙”意为“雨沙”下得很大。而且,天漠里的沙子的确也泛着淡淡的红色。由此看来,天漠的确是“天上来沙”,称之为“天漠”倒也名副其实。

        随后,笔者又于国家图书馆分馆查阅有关历史文献,果然查到了这次“大雨红沙”的确切记载。由此我们确信,天漠正是那次“大雨红沙”事件造就出来的。据此我们也可以相信,只要不再发生类似的“雨沙”事件,天漠中的沙子就不会迅速增加,反而会逐渐减少。

        天上为什么会下沙呢?它的根源又在哪里呢?

        笔者研究发现,火山爆发时喷入大气的大量烟尘,是导致雨沙的“罪魁祸首”。由于火山爆发时的高温,这些烟尘一部分被电离成为等离子体,高温作用下上升至电离层,经过长期演化形成“尘埃等离子体”,当这些尘埃等离子体由于种种原因下降至低层大气,电场强度减弱,达到了等离子体复合的条件时,就会成为沙尘降落至地面,形成“雨沙”。地球上所有的土壤、沙漠都是由这样的“雨沙”事件形成的,“风化”的贡献可能连1%都不到,天漠自然也不能例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9119220.htm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