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电影《美丽人生》中的音乐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卡酷

      [摘要]《美丽人生》音乐由《美丽人生》的主题音乐和《早安公主》的爱情主题贯穿整部影片,采用了音画同步,音画对位等音画配置方式,在象征绝望和死亡的集中营里,谱写出了爱与生命的旋律。

        [关键词]主题音乐;爱情主题;音画同步;音画对位

        

        拍摄于1995年的《美丽人生》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犹太青年圭多在小镇阿威佐邂遇了迷人的姑娘多拉,经过几番巧遇和努力,圭多终于和多拉结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乔舒亚。可是好景不长,纳粹在乔舒亚五岁生日的那一天,抓走了圭多一家,为了不让乔舒亚的心灵蒙上阴影,在惨无人道的集中营里,圭多试图让乔舒亚相信,这只是一个游戏,然而游戏结束时,圭多却惨死在纳粹的枪下,乔舒亚则得到了游戏的最高奖赏。这部影片中的音乐获得了第71界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下面我们就详细的分析以下它的音乐:

        影片前半部分讲述了一个浪漫的故事且笑料十足,片中洋溢着深情和喜剧光芒的音乐,因其略带伤感的曲风和清新诙谐的气质,令人回味良久。

        圭多与好友初到小镇,广场上祥和宁静的气氛和主题音乐的缓缓展开,似乎美好的生活正向他们招手。这时,我们听到了《美丽人生》的主题音乐清新温和旋律,伦巴曲式的节奏无疑是对男主人公圭多率直幽默,朴实乐观性格的绝佳描绘,同时也为影片的叙事作足铺垫和渲染。

        在接下来的情节发展中,圭多不小心打碎花瓶,砸到了鲁道夫的身上,鸡蛋从鲁道夫的帽子上摔了下来,音乐直接记入主题旋律的发展部分,音乐与画面采用音画同步的配置关系,音乐的节奏与自行车轮飞转的节奏配合在一起,轻松而活泼,渲染着给影片的喜剧气氛,为影片抹上了幽默的一笔。随着音乐的快速发展,圭多在慌乱中骑车撞到了多拉,好像音乐带来了他与多拉的再次偶遇,这段配乐也为他们的美丽人生拉开了恋爱的序幕。

        在歌剧院内圭多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心中的“公主”多拉,期待着爱神的降临,这时歌剧院内上演的正是《威尼斯船歌》,微微起伏的音乐上下波动,好像船儿在水面轻轻划过,荡漾起层层波纹。圭多的心也随着波动的旋律荡漾起爱的涟漪。

        音乐渲染着诗情画意的环境气氛,清润的女声,划破夜空,发出夜的静谧与祥和:

        “美丽的夜/爱情的夜/天空中星光闪烁/用柔和的声音歌唱爱情的夜/让歌声随风飞去/带去愁思万千/飘逸微风轻轻吹。”

        旋律深情舒缓,犹如一阵微风拂过,古典的歌曲平稳而轻柔,烘托着故事情节,透着浪漫的气质。圭多在心里默默念着“快来看看我吧,公主!我在这里,我的公主,转过脸来!” 终于圭多在歌剧的高潮声中迎来了他与公主第一次纯真的心灵交汇, 醉人心弦的音乐,交织如诉的爱意,让观众随圭多一起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之中。

        他们开始相爱了,圭多用才智书写了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在梦幻般的花房里开始享受美好生活。他们在花房里这一场景中,影片爱情主题曲《早安公主》的旋律第一次的完整再现。

        《早安公主》是一首清新淡雅的抒情小品,曲调轻柔舒畅,含蓄而真挚,旋律虽不是好莱坞影片气贯长虹交响诗般的配乐,但它浪漫温馨,在复古的气息中透出小家碧玉般的秀美。

        影片上半部分描述了男女主人公相识到相爱的历程,在音乐的处理上,以小见大,独具匠心,华尔兹、康塔塔以及具有滑稽色彩的热带异国风情音乐等,虽不能称其为经典,却犹如珍珠一般熠熠生辉,它们与主题音乐一起构筑了这部笑中含泪的影片。

        影片的后半部分,描写了圭多一家在纳粹集中营的灰色生活。在他们儿子乔舒亚五岁生日那天,厄运不幸降临了,在多拉得知丈夫和儿子被纳粹抓走后,她毅然加入犹太人的队伍,一家人从此生死与共,进入了暗无天日的集中营生活。

        随着《地狱之旅》这段音乐的奏响,观众的心也开始紧张起来。音乐和画面同步进行,浑然一体,火车踏着音乐的节奏,无情的驶向地狱之门,沉重的主题一遍一遍的奏响,压在人们心中,不安的气氛笼罩四周。音乐低沉、厚重,如同火车发出的咆哮声,我们不由的为圭多一家人的命运担心起来。

        在暗无天日的集中营生活中,也会有阳光偷偷照射的时刻。在后半段影片中,《美丽人生》的音乐主题和《早安公主》的爱情主题第一次融合,成为两段旋律在影片中最动人的交汇。在备受煎熬的集中营生活中,圭多不忘对多拉的思念之情,一次他推车在集中营做苦役,乔舒亚则藏在他的推车里,这时《美丽人生》的主旋律开始在我们耳边响起,音符依旧在流淌,旋律没有改变,但是祥和宁静的往昔现在却变成了地狱般的磨难,我们真的愿意相信圭多所说的这只是人生中的一场荒谬的游戏。冒着生命危险圭多溜进广播室,用广播呼唤一下心中的“公主”,向她传达父子平安的消息。慢沉悲伤的氛围,淡淡的哀愁在希望中又勾勒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无奈。圭多在广播中喊道:“早上好,我的公主!昨天晚上,我整夜都梦见你,梦见我们去看电影,你身穿我最喜欢的粉红色的裙子,我一直都想着你……”这时,《早安公主》的爱情主旋律在此轻轻奏响,随着音乐的出现,我们又和圭多一起重温他们昔日的浪漫爱情生活。音乐率真自然,质朴之间透出简洁单纯,优雅大方的亲和力,贴切的呼应出影片的温暖质感和明亮的色调。

        在集中营里,圭多为了鼓舞深爱的妻子,用集中营里的留声机冒死播放了一段象征他们爱情的音乐,他们曾经共同观看的歌剧――奥芬巴赫的《船歌》。在此,音乐和画面的配置采用了音画对位的方式,(音画对位是指画面中演绎的内容与音乐所表达的情绪之间是一种对比的关系,即音乐的情绪与画面中人物的情绪状态之间具有某种对抗性,以此使音画配置产生更加丰富表现层面,揭示更加深刻的内涵。)大提琴奏出一段低沉如诉的引子,小提琴飘忽在高音中,夜晚顿时安详宁静,歌剧院里的王子与公主深情相望的情景,重又浮现在观众面前,虽然没有梦幻般的威尼斯夜景和华丽的舞台,但在缓缓移动的中,歌声通过喇叭穿越铁丝网,穿过冷冷的墙壁,飘进多拉的耳中。在黑暗的集中营里,多拉正身穿囚衣躺在环境极其恶劣的牢房里,听到夜空里飘来的《威尼斯船歌》,他们以前原本幸福的生活也浮现在我们面前。听到这样的音乐,看到这样的镜头,观众会更深刻的感到纳粹残忍的行为,以及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痛苦。影片中虽然没有残忍的血腥镜头,但是这种强烈的音画对位的手法,却把画面背后隐藏的意义深刻的揭示出来。

        在影片的最后场景中,《美丽人生》和《早安公主》这两段旋律再次相聚,依次出现在观众耳旁,而乔舒亚最终看到了父亲的承诺成为了现实,得到了游戏的最高奖赏。在充满温情的音乐声中回到了妈妈的怀抱。

        “这就是我的故事,这就是我父亲所作出的牺牲,那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早安公主》的音乐伴随着乔舒亚的内心独白结束了整部影片。

        影片《美丽人生》以二战艰难岁月为背景,又极富喜剧色彩和游戏精神的叙事语言,讲述了一个散发人性光辉的温情故事,在象征绝望和死亡的集中营里,谱写出了爱与生命的旋律,影片中没有一丝血,一滴泪,它只是让人们在人生中找到其中的美丽。

        

        [作者简介]吴璇,河南洛阳大学艺术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8607967.htm

    精彩推荐: